ICT在亚洲农业食品链应用前瞻在线研讨会主要内容中文译文之“信息通信技术在亚洲农产食品链中的作用”

补充Schiefer教授,Mahesh Chander博士和Asad博士的发言,在我看来,至少亚洲政府对向农产食品链转型的公共政策导向是势在必行的。没有这种导向,Schiefer教授提出的问题,比如系统组织的困难依旧会存在并再次出现。其他地方也有政策导向的证据,比如,保证公众食品安全。20世纪90年代欧洲和北美出现的疯牛病(牛海绵状脑病)对肉类来源提出了要求,类似的,1999年比利时的二噁英饲料污染将要求从产品来源层面提升到生产加工层面。 值得注意的是利用信息通信技术来管理可追溯的相关信息是这一政策导向在欧洲和北美实施的结果,类似的还有欧盟标准和欧洲农业信息管理电子化的例子。 因此我们可以得到农场或农业行为中信息技术的使用不会导致农产食物链或系统的转变。合适的信息通信技术会支持并促使农产食品链跟随政策导向。这也暗示了对于没有对农产食品链转型提出明确政策导向的亚洲农业生产项目,开发程序和应用信息通信技术是徒劳无益的。 媒体,尤其是当今社交媒体对于政治和社会变革也是非常重要的。有机食品运动和保护环境的绿色行动就是例子,除了Mahesh博士提到的,还有它们怎样引起农产食品链的转变以及应用信息通信技术来支持这种转变。 从目前的发展趋势看,我注意到亚洲的农产食品链还处于压力中或转型中。在印度,食物通胀,行使食物权以及保证食品安全和质量正在促使转型的发生。中国同样面临食物通胀的压力,虽然其原因在某些方面不同与印度并面临保障所销售的公共食品安全性和质量的艰巨任务。一些国家如韩国,泰国和马来西亚正在推进他们的农产食品系统参与国际食品加工交易,这将需要将农业和农业生产的重点转向信息系统。参考发达国家的发展趋势,未来几年转型重点将会是减少浪费,提供自然资源能源的利用效率,保护环境和乡村地区的文化遗产。这将给农产食品链的信息管理提供新视角。采集数据的过程将发生改变,目前关注的重点将发生改变,整合信息和信息系统后关于隐私和知识产权的新问题将会出现。我们现在有很多种信息通信技术将被用于支持农产食品链的转型改革,现在我们需要进一步详细考虑这些信息通信技术在未来的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