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T在亚洲农业食品链应用前瞻在线研讨会主要内容中文译文之“哪种农业生产系统能代表农产食品链的特点?”

亲爱的朋友们, 同仁们: 是什么决定了农业生产系统和农产食品链的发展? 在使用Friedrich Wohler和Justus von Liebeg发明的人工生产尿素方法并使用化肥前,农业和农业生产系统的发展主要是依赖于土壤肥力和水的供给。化肥的使用使农业受到了其他力量的驱动,如市场、政治和技术。除此之外,工业化增加了对农产品如棉花的需要,并促使了不参与食物生产但需要消耗食品的大人口密度城市的形成。 当然,从人类文明的开始,政治家和统治者就希望食物对消费者来说是经济实惠的。他们为了达到这一目的制定了很多政策和条款。现在很多农业系统和农产食品链就是这些政策的产物。 农产食品链如今越来越受到国际化高竞争性市场的驱动。这主要体现于超市的大规模出现以及发达国家的快餐连锁,其食物和农产品可以来自全世界的不同资源途径。他们在取代获取食物和其他农产品的传统市场,同时他们也使得农产食品链连接更紧密也更容易被单一企业所控制。然而,有些外力已经开始显现出压力,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对安全并符合伦理条件下生产的食品的需求,其他方面包括减少浪费的需求,尤其是天然能源,使农业可持续发展,减少对环境的污染和有害影响,公平的生产交易农产品并防止垄断,在当地生产食物同时保护当地环境和文化。 这其中的一些驱动力促使了新农场和农业系统的形成。我们现在看到了有工厂化农场,农场企业以及大批量生产同类农产品的综合养殖场。我们还看到在这些新动力的驱使下,大片曾经是养殖场的农村地区,尤其是那些全球化了的农产品市场如今被废弃或者只以农业维持生计,已经不再具有吸引力。 同时我们也该考虑到农业投入也是复杂农产食品链的一个部分。多种来源的种子,花费,杀虫剂,农机,能源甚至是知识技能都会通过复杂的途径最终应用于农场。然后从农场开始,实物和农产品又会经过一个复杂的产业链直至最终被加工和消费。 通过检视当代的农产食品链我们可能会得出一个有趣的结论。农场和农业是如普遍认定那样是这些产业链的核心吗?以及是它们决定了农产食品链的结构吗?或者反过来说,农产食品链会决定农业体系吗?如果这样的话,是哪种农场和产品决定了农产食品链? 对我来说,未来的驱动力除了现在已经在起作用和正在涌现的以外,还将会是一些我们目前甚至还不称之为农产品或是还不认为是农场的生产单元的新技术。比如,农场生产农药和医疗中使用的生物制品或是从牛奶中提取高强度丝绸(见http://learn.genetics.utah.edu/content/science/pharming/)以及工厂通过组织培养生产肉类。 亚洲的农产食品链发展现在处于一个非常有趣的转折点。亚洲国家需要供给巨大的人口食物所需,像印度和中国合在一起有超过全世界三分之一的人口,而且人口还在继续增长。许多亚洲国家已经有了相对较快的经济发展,因此,也有了对高品质食物,尤其是动物产品需求的进一步增长。这使得他们成了谷物、豆类和动物饲料的主要进口国。这些国家的迅速工业化促使大量农村人口的移民以及城区数量和面积的增加。每个国家都曾有过,并还在经历高食物通胀,最终影响经济发展并造成政局不稳。许多国家在保证食品质量和安全方面都面临巨大挑战,一些国家面临大规模的营养不良,肥胖以及相关疾病如糖尿病。 亚洲国家,主要以中国,印度,韩国,马来西亚和泰国为代表在近期的食物链中一直都是农产品出口国,他们现在也作为加工食品的出口国在国际市场竞争。现在他们除了要面对国际竞争中的价格问题,同时还需要达到质量,安全性和伦理的国际标准。长远来看,随着他们在全球食物和农产品市场中参与度的增加,他们也将会受到其他地区出现的驱动力的影响。 信息通信技术应该应用于亚洲农产食品链,它们的变化和发展也是得益于上述驱动力。应用信息通信技术是为了达到农业生产和销售的低成本并保证产品的具有较高的质量及安全性。亚洲农产食品链将需要整合信息通信技术从而参与全球市场。 亚洲农产食品链的主要挑战在于小农基础的农业系统,这同时也是信息通信技术应用于农产食品链的一个挑战。亚洲怎样来面对这些挑战?亚洲能创新性地将信息通信技术应用于小农基础的农业并使得农产食品链更具有全球竞争力吗?如果是的话,要怎样做到?